位置: 首页»傅氏名人 »傅说传说调查 复制地址

傅说传说调查

 

傅说传说调查
 
             傅说传说调查
                     关于平陆县傅相祠和圣人涧
           综述:乡土历史和乡土意识
山西省运城市平陆县位于山西省最南端,东与夏县毗邻,西与芮城接壤,北与盐湖区相连,南隔黄河与河南三门峡相望。条山北横,黄河南绕,特产丰富,人杰地灵,自古以来就有“圣人之乡”的美誉。
平陆县城关镇附近高地上有一个雕像俯视着整个县城。这个雕像和他身后的大殿组成了傅相祠,是用来纪念殷商的相“傅说”。
平陆县属运城市。运城古称河东,是中华民族的发源地之一。历史悠久自不待说,黄帝战蚩尤、舜耕历山、禹凿龙门、嫘祖养蚕、后稷稼穑等优美传说都发生在这里,舜都蒲坂、禹都安邑均在本市。三国名将关羽,八仙之一吕洞宾,一代名妃杨玉环,思想家荀况,政治家柳宗元,史学家司马光,科学家裴秀,文学家王勃、王维、王绩,教育家王通,戏剧家关汉卿以及开中华民族经贸之先河的春秋时期商人漪顿全是河东人。全市名胜古迹星罗棋布,文物景点高达1600余处,其中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23处,省级78处。驰名中外的有:武庙之祖——解州关帝庙,艺术宫殿——芮城永乐宫,《西厢记》故事发生地——普救寺,四大名楼之一——鹳雀楼以及黄河大铁牛、万荣秋风楼、夏县司马光墓、历山自然风景区等。
在这些名胜古迹中,“殷商傅说”所留下的遗迹就是像太阳附近的行星黯然无光。我选择这样的一个题目,一方面是像这样并不被人关注的历史遗迹比像普救寺那样著名的景点要多的多,另外殷商先人的事迹基本上是湮灭无存的,还有无数的先人也是与之相似。这个角度看普遍意义应该广一些。另一方面这是我的家乡,家乡的历史就是体现在这乡土的历史遗迹,爷爷奶奶的老调的故事中的。对家乡历史的追寻,特别是对被我们遗忘的历史的追寻,和孤儿寻找父母有着同样的意义。和一般人追求的民族国家的宏观叙事不一样,我对个人地方更有一种亲近感和认同感。
国家民族的历史和地方家族的历史之间有着很大的区别。任何公共的事务都都不可避免的含有政治性的,国家民族一直是政治上的主导语词,包含了太多太深的政治意义,使国家民族的公共历史缺少了个人性和私有性。《史记》是司马迁的个人作品,不是西汉政府的白皮书。在司马迁之后,统治阶级政治上的统一和专制不断的要求文化也统一/服从于现实政治需求。外界的压力不断的内化成为心理枷锁,使涉及国家民族的论述都围绕着政治需要。中央集权政治的长期确立,使文化/历史都不自觉的带着中央全局意识。地方属于沉默的大多数。每一个人都很熟悉历史上的国家大事,而对地方上的事迹则一无所知,除非某个地方事件被赋予国家意义。地方的失语接着就是个人的失语,一个人如果不是统治者或者对统治者有很大的功用就不可能在历史中留下自己的名字。
我想提倡一中乡土的历史,甚至是个人的历史。那些没有重大影响,但是应该被它所影响到的人记住的历史。
                         傅说其人其事
据《史记》记载:“帝武丁即位,思复兴殷,而未得其佐,三年不言,政事决于家宰,以观国风。武丁夜梦得圣人,名曰说。以梦所见,视群臣百吏皆非也。于是使百工形求之野,得说于傅险中。是时说为胥糜,筑于傅险,见于武丁,武丁曰:是也。得而与之语,果圣人,举以为相,殷商大治。故以傅险姓之,号曰傅说。”
在商朝的历史中,武丁是著名的帝王,为商王小乙之子。相传少年时期遵父命行役于外,与平民一同劳作,得以了解民众疾苦和稼穑艰辛。继位后,勤于政事,任用工匠出身的傅说及甘盘、祖己等贤能之人辅政,励精图治,使商朝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得到空前发展。成为西起甘肃,东至海滨,北及大漠,南逾江、汉流域,包含众多部族的泱泱大国,史称“武丁中兴”。在位59年而卒,祀为高宗。
傅说是“武丁中兴”中著名的人物,在民间被称为“中国第一位圣人”。根据传说和记载:傅说在当商朝宰相之前是一名奴隶,在“傅岩山”一带劳动时发明了“版筑法”。获得了很大的名声,并且得到了商王的赏识。但是受到守旧势力的阻挠,无法得到任用。于是武丁假借“梦”来克服贵族的阻力提拔傅说。
傅说作奴隶时是没有姓的,只有一个名“说”。傅说的“傅”取自“傅岩山”,从此后中国才有了一个“傅”姓。傅说作为中国傅姓家族的祖先载入史籍,受后代傅姓子孙的祭祀。傅说辅佐商高宗建立“武丁中兴”的具体事迹以不可考。《尚书》中《说命》三篇是关于傅说的施政方针最早的也几乎是唯一的文字资料。在《说命》中,我们可以知道傅说的政纲主要是“治乱罚恶、畏天保民、选贤取士、辅治开化”等,缓解种种矛盾,以增强国家的实力。
在山西省平陆县,关于傅说的故事和遗址有很多。至今尚保存有傅说当年版筑遗址、傅说庙、傅说墓等,供游人凭吊,抚今思古。
                   傅相祠、圣人涧和傅说墓
傅相祠据说是建立在当年傅说“版筑”之处,始建年代已无从知道。现在所可以看到的建筑都是最近修复重建的,实际上可以说是新建的。傅相祠现有一座大殿,一个照壁,一座雕像。大殿四周环立着数十座石碑,也以新刻的居多。虽有古刻但文字磨灭,不可辨识,年代也不久远。照壁上刻有《说命》三篇,是流传下来的傅说和商王武丁的“聊天记录”。站在照壁之下,看着这些质朴的文字,傅说当时的风采至今让人心折。照壁前就是傅说的雕像。从高速公路下来就可以看见傅说的雕像站在高高的顶上,是名副其实的标志性建筑物。整个平陆县城都处在傅说的注视下,宁静而安详。
圣人涧就在傅相祠之下。圣人涧的来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能确定的这是傅说曾经工作生活过的地方。圣人涧内有马跑泉,水不大,但是清澈。据说傅说当了商王武丁的宰相后,忠实勤奋,关心人民的疾苦,经常到各地查看,听取群众的意见,再向商王建议,办了很多好事(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了)。傅说对家乡更为关心(所以家乡人也更为怀念他)。原来的圣人涧是个干谷,居民饮水不便。傅说骑马四处查看寻找水源,在一个两沟交会、一山雄峙的地方休息,马忽然在地上使劲的用蹄子刨,奇迹出现了,地上竟冒除了清清的泉水,顺着沟不停的流。因为是傅说跑马查看得来的,所以叫“马跑泉”(我推想傅说可能使很多天没有给马喝水,迫使马自己寻找水源。动物嗅觉灵敏,可以闻到地下水的气味)马跑泉后曾经有过傅说庙。
圣人涧之名一说是由“马跑泉”而来。另有一说是因为圣人涧村西北的一处崖,在山崖中间有一茬麦秸露出,又是还会落下一些来。据说是傅说版筑时所留,距今已有3000多年,而落下的仍然秸洁白无霉变。被人们喻为“圣人秸”。因“秸”、“涧”音近。所以有人说:“圣人涧”就是“圣人秸”的谐音。不过,我始终没有见到这个传说中的“圣人秸”。虽然《平陆县志》列有专项记载此事,我在当地也没有遇到了解此事的人。
傅说墓位于平陆县城关镇油房沟马跑泉北,墓冢高三米,周长30米。这些数字都是原来的数字,我看上去觉得是有些水分的。但没有具体测量。现在还保存的纪念物只有几个碑座(赑屃),保存在平陆县博物馆。
                  遗忘的、记住的
在调查傅说留下的遗迹时,我总是感到一种深深的遗忘。虽然在平陆县城只要抬头就可以看见傅说那张沉重的脸,但是大多数人不知道他是作什么的。傅相祠经常有人来玩,因为这里是俯瞰全城的高地,风景虽称不上秀丽,但视界开阔。也算是一个景点。除此意外,圣人涧,马跑泉,傅说墓都是连番询问也找不到知道地点的人。
傅说的遗迹的保存和修缮一直受到傅氏后人的资助。不过也是杯水车薪,傅相祠是新建的纪念地,也有围墙倒塌的现象。我去的时候守门人不在,也是从倒塌的墙上过去的。大门上还挂着“参观1人收费2元”的牌子,只是收费的人也不在,也没有人参观的迹象。
如果我们都死了,谁还能证明我们存在过呢?谁还会传颂我们作过的业绩呢?对于三代(夏、商、周)时的人们来说能留到现在的只剩下个名字了。王图霸业,英雄美人都早已吹散在清晨的微风中了。
我们能记住的只剩下名字,但这个名字可以子子孙孙的一直传下去,直到人民说的地老天荒。

标签:
上一篇:傅说拜相
下一篇:傅山论历代傅氏名人(一)

本文现有0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