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研究资料 »征南将军傅友德之子傅天彪 复制地址

征南将军傅友德之子傅天彪

   据资料记载,洪武十四年,朱元璋多次遣使赴云南招降元梁王把匝剌瓦尔密,均遭杀害,遂于十四年九月命傅友德为征南将军,蓝玉、沐英为左、右副将军,率步骑兵号30万往征。师至湖广境,兵分两路:由都督郭英领兵5万为北路,南趋乌撒(今贵州威宁),以作牵制;傅友德率主力为东路,克普定(今安顺),直趋云南。十二月,明军用奇阵战法,败元司徒平章达里麻部10万,俘达里麻以下2万余人,攻占云南东部门户曲靖。旋由蓝玉、沐英率部进占昆明,元梁王出逃自杀。傅友德北上与郭英会师,大败元右丞实卜,克七星关(今毕节西南),招降附近各州县。十五年闰二月,蓝玉、沐英攻占大理,俘首领段明弟段世,分兵取云南全境。七月,明军分道进兵乌撒,又平东川、建昌(今四川西昌)、芒部等。十六年,大军班师,留沐英镇守云南。

    期间,有关傅友德儿子的一件事,颇见傅友德的性情。大将军傅友德常年跟随朱元璋在外征战,剿灭苏州张士城时,曾由洪武大帝亲定,谋士刘伯温作媒将张士城之妹张君枝许与傅友德,第二年即得一子,取名傅天彪。傅友德将其子视如掌中之宝。每日授以刀弓箭马之术。洪武十四年,已降故元梁王在谋臣的胁迫下,数度斩杀朝廷使臣,举起反旗。朱元璋命傅友德为征南大将军,蓝玉、沐英为左右副将军,率30万大军征讨云贵。时年傅天彪已年满十三,练就一身的武艺,吵着闹着要随父亲前往。把母亲君枝吓得半死,大将军虽然溺爱孩儿,可膝下就此一子,且年还幼,身体瘦弱。故狠心喝斥不得随行。
   大军到达自辰、沅(今湖南辰江、沅江),得南京家人来报,称公子天彪,因不能随父从征,每日郁郁寡欢,茶饭不思。一日邀几邻府兄弟郊外打猎,母亲唤回不得。本想施展一下自己武艺,谁知由于多日没有进食,身体虚弱,竟然从马上摔下,拖回城中家里,三日后负气而亡。母亲君枝也昏死几日不醒,卧病在床。

    此闻犹如晴天霹雳,把个大将军惊的老泪纵横,悔没带儿征战,傅友德悲痛道:“即便战死沙场也是为国尽忠呀!”三军将士听闻无不落泪。左右副将蓝玉、沐英每日紧随,害怕大将军有什么闪失。这时候又有安抚圣旨到,称已将天彪厚葬,君枝每日御医条理病情,叫傅友德多放宽心,以国家大局为重,早日平定叛乱报效朝廷。

    此后,由于明朝政府的西南屯田,才使贵州健全了封建行政制度,奠基了建省的基础,贵州才能于永乐十一年(1413)建省,从此“独立”,不再隶属于云南、四川等省管辖。

当时,西南的少数民族的地方武装势力一直是朱元璋的心病,于是,他要求去平定西南的军人都带上自己的家属,很多士兵的家人都猜到了他们皇上的心思,谁都不愿意离开江南这肥沃美丽的家园,可是这么会由得这些平民百姓的心愿呢?皇帝已经开了金口,这些人的命运就被注定了,就这样,一支极不情愿的南征大军踏上了遥遥几万里的不归征程。他们风餐露宿、翻山越岭历时近半年,终于平定了西南。傅友德按照皇帝的意思,写完了驻军屯田的奏折的最后一笔,他那饱经战火的毛笔捺出最后那一捺的时候,他手下的几十万军士和家属以及他们的后裔,就是这样被永远钉在了当时蛮荒的西南大地上。


       近日看到几篇文字,都说傅友德有个小儿子,叫傅添锡。

      下面,我把这四份资料抄录于后:

(一)据《fuyipingcq的博客》2008-05-22“傅友德 裔 史 料 记 载”:“朱国桢①曰:颖公有宋公之功劳而无过,乃三数月中。相继暴卒。并停袭封。若曰高皇末年,疑忌杀戮则防其身可耳。何以废其子?世闻奇伟人遭此气运,功成身死:或兵、或缢,不妨明言。以著它人之失而寂然不著本末。谓有所谓与畏。则韩、湸二公不蒂祥言,谓可不必细书。则一代大功臣生死之际,岂宜草草。此秉笔诸公不得辞其责。而尚论者动曰:宽仁大度,曰爱惜功臣,此只可论作用。圣祖如青天白日,其心天心也、其威天威也!欲杀便杀,杀之不当亦多自悔。至于文人何事曲为之词?独惜公之沉冤。进不得声于庙廊,退不得祥于典籍。云南一祠,殊觉荒寂,至今山、陕、浙、闽之间,傅氏皆引为远祖,理亦有之!未可尽以为妄也。

傅友德季子②傅添锡,遭乱幼相失游钱塘,补诸生。说潘原明以杭州降授训导。缚奸□先通倭者进大名知府,七日。值元兵犯境而逃,安置云南之。永平④明年除大理知事,未几,普安④贼叛死之焉□□后添锡子宽、宽之子瑄、瑄之子澄⑤。

澄子谕江安,江安仔良弻。工科给事中,正德十六年③诏立添锡祠于大理。”

注:①朱国祯(1558—1632),明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少傅兼太子太保。

    ②季子:小儿子。

    ③正德十六年,即1521年,距傅友德平反的前一年(嘉靖元年),也就是说,他的祠建立在“友德公祠”之前。有点不可思议。

    ④以“永平”为年号的,都在明朝之前,所以,这里的永平、普安,都应该是地名。

    ⑤傅瑄为西晋人,较傅友德早一千年。傅澄为唐朝人,比友德公大三百多岁。他们之间似乎毫无关系。

     (二)在《江津傅氏的博客》里,引用《fuyipingcq的博客》2008-05-22“傅友德 裔 史 料 记 载”,有一段《傅天(添)锡资料》:

  “傅添锡

 

洪武三年[1371],户部奉旨置天下户口勘合,一户:傅添锡,杭州府钱塘县城南上隅民户,计家三口,男子二口,成丁一口。本身年三十四岁①,义男赵成,年一十六岁,不成丁傅恭、傅宽、傅信、傅敏、傅惠②。妇女一口,妻赵氏,年三十八岁。事产房屋十五间,田一百三十五亩五分,地八亩五分。右给傅添锡执收,准此。户部照字九百一号。何公孟春跋其后云:傅讳添锡,字佑之,号文溪,起家仕我皇祖,自训导明州,知大名府,謫云南永平,又起知大理卫事,乃卒。其才行见家传,其受此帖在国初庚戌,五世孙给事君希说出而视余,今正德辛已[1521]③,盖百五十有二年矣。云南入版图在洪武十六年[1383],后文溪之謫,当又在其后,三传至安江教谕公,四传给事,君岁久代易,地非故里,门有官阀,而给事于此,不敢视为故纸,装潢卷轴,不敢忘也。此户帖,天下人户其谁无之,今万千百户中有能存此一二者乎?无恤受简,命自家庭,托诸怀袖,曾几寒暑,犹见称於史氏。此户帖之存,故文溪之敬君命,尊宪典,而傅氏世有人焉,以守前人名藉为事宜乎!其有贤子孙,以大其门,日益盛矣。於戏,是不可为志,於忠孝者劝哉!春,闻在昔有持告身易一醉,近时仕官家,因争先世资产,至蔑其祖父手泽与所受於朝诰赦,弗视者矣,安得不怵然有感於斯。”

注:①“傅添锡,洪武三年(1371年),”在明朝搞全国人口普查时,“为本身年三十四岁”,按此计算,他应出生在1337年,比公认的傅友德年龄(1327年生)小十岁,这怎么可能是傅友德的儿子呢?

   ②在那份人口普查的资料中,有“不成丁傅恭、傅宽、傅信、傅敏、傅惠”,就是说是他的五个儿子。这五个人中,傅宽为魏国人,时代对不上;傅恭是明代人,他们几个好像没有什么关系。

   ③巧的是,这篇文字写于1521年。同上面文字有什么关系?至少在时间和资料来源上,会有一定的联系。

     (三)在《江津傅氏的博客》里,有一篇引用“傅山娃(南州)<fujiadayuan@qq.com”的资料:“傅公祠记  冯时可1

傅公、讳添锡,字佑之;系出钱塘。于宋高宗时为望族。迨颖国公友德,为明佐命臣。颖国四子,公行三。当元〇天下扰攘  侧,父子奋身逐胡,各图云台业,因相失焉。 公长身瑰伟,娇娇苍云中龙。为经生闻有声。经生间尤工诗、诗格高,不作大历以后语。〇〇谈兵,〇指〇〇司马,自负一当匈奴,即封粮〇荷,禅姑衍无难者。每筹策天下事,〇  中〇,扬〇裂〇,人不能难。应江浙行省试,一日忽语同学生曰:“夫是神州也,万古冠棠城地,今兹介〇焉”,网仪混而七〇昏矣,我纵力弗能〇,独奈何北面哉!《春秋》所言,败防甚严,吾手是编,谓何?凡吾〇〇浑仪,旁察方舆,?〇问郁郁薄层霄,虞〇文五彩者,其天子气邪?若之何其〇〇遣〇,而又〇盐镇以求〇犬羊也?”遂弃去。

 闻关授谒高皇帝,被〇伪〇潘允〇兵执诸帅,帅欲臣屈公,环以兵,公曰:.......

注:①冯时可,字元成,号文所,约生于嘉靖二十年左右,约卒于天启初年。他出生于松江华亭,是隆庆五年的进士,先后任过广东按察司佥事、云南布政司参议、湖广布政司参政,贵州布政司参政。与邢侗、王稚登、李维桢、冯时可、董其昌五人,被誉为晚明文学中兴五子

    (四)“百度”的资料:《傅友德·人物之死》里写的是:“傅友德戎马征战一生,功绩无数,但结局却是十分的悲惨。 史书所载:傅友德向明太祖朱元璋申请要怀远的良田千亩作为田产,遭到了朱元璋的严厉拒绝和斥责;不久之后,有人状告傅友德侵占民田,朱元璋将其召回,不久后以侵民利罪赐死。傅友德有四个儿子,早年二儿子过继给了弟弟傅友仁,四儿子傅添锡在战争中战死,因此他对剩余的两个二子特别疼惜。----------”。

      由此,傅添锡与傅友德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因为在关于友德公以及他的儿子的许多资料中,没有看到过这位傅添锡,希望有这方面材料的宗亲,提供进一步的材料,帮助解开这个谜!

标签:
上一篇:云南的科举家族
下一篇:关于友德公的后裔(一)

本文现有0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